2019/05/27 PM 02:02
zh-hantzh-hansen
Home » Interviews

Interviews

文學傳承和發展:幾代人播種的事業 ——專訪黃慶雲、周蜜蜜作家母女

母女合照於2018年1月 黃慶雲、周蜜蜜簡介 黃慶雲,出生於1920年5月,香港人,華南著名兒童文學家。出生於香港,四十年代, 黃慶雲為香港第一份兒童雜誌《新兒童》半月刊出任主編。抗日戰爭時返回廣州生活,新中國成立後留在內地生活,並創辦《新兒童》雜誌(後改名為《少先隊員》),期間在粵、桂出任不同職位。1987年指導創辦的《少男少女》少年兒童雜誌,在全國有廣泛影響力。 1980年代末期返回香港定居。 2009年獲香港藝術發展獎年度最佳藝術家獎(文學藝術)。 周蜜蜜,香港作家聯會副會長、香港兒童文藝協會副會長。又名周密密,曾任電台、電視編劇、主編,報刊、雜誌執行總編輯,出版社副總編輯。 1980年開始業餘寫作多次獲青年文學獎、市政局中文文學創作獎,作品在海內外發表,至今已出版60多本著作及多部兒童電視劇、電視節目。 黃慶雲是童話大師,是香港兒童文學先驅,在廣東也很有影響力,在中國兒童文學史上也佔有一個重要地位。相對而言,周蜜蜜可以說是新一代作家。這對作家母女雙雙榮獲冰心兒童圖書獎、香港中文文學獎兒童少年文學獎等多種大獎。 問:雲姨是香港兒童文學的創始人之一,作品影響了一代代人。她是如何與兒童文學結下不解緣? 周蜜蜜:我媽媽黃慶雲和張愛玲是同一時期在香港大學寄讀的大學生,張愛玲從上海到香港大學來寄讀,黃慶雲在廣州的中山大學到香港來寄讀。她1937年來到香港時才是17歲。寄讀港大正值抗戰的時期,她每星期六、星期天都到小童群益會做義工。那時小童群益會在香港剛剛創辦,收容很多從澳門流浪到香港的兒童。這些兒童的父母可能被日軍的炸彈炸死了。這些小孩流浪香港街頭,有的替人家擦皮鞋,他們吃不飽穿不暖,小童群益會就救濟他們,黃慶雲到小童群益會,每個星期天給他們講故事。那時候香港甚至中國都沒有什麼兒童文學,很多時候都是講外國童話。黃慶雲那時候很年輕,她很喜歡許地山,當時香港大學專門從歐洲把許地山教授請回來,他翻譯了很多印度的童話、民間神話故事。黃慶雲很喜歡這些故事,後來講啊講了,她說都沒有故事講了。不如自己去寫吧,想不到一寫就一發不可收拾,為少年兒童終生筆耕不綴。 黃慶雲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師範學院研究院做研究時期的留影 問:黃慶雲參與創辦香港第一本兒童刊物《新兒童》並任主編,當年創辦這個刊物是本著什麼樣的理念? 周蜜蜜:在香港寄讀一年後,黃慶雲又回到廣州中山大學就讀,於1939年畢業。隨後,入讀嶺南大學社會科學研究所,專題研究兒童文學。她當時的導師是教授。曾教授早年畢業於嶺南大學,其後留學美國,獲哥倫比亞大學哲學博士,是世界著名實用主義哲學家、教育家約翰.杜威(John Dewey,1859-1952)的學生,是杜威1897年發表的《我的教育信條》(My Pedagogical Creed)一書的中文版首位譯者。   黃慶雲師從曾教授,同時也接觸到杜威的教育思想和理論,逐漸認同杜威關於 「教育就是兒童現在生活的過程,而不是將來生活的預備。生活就是發展,不斷生長,就是生活。因此,最好的教育就是『從生活中學習、從經驗中學習』」的理論。 1941年春,曾昭森教授成立了香港進步教育出版社,同時還決定,用他在大學工作的工資來創辦一本雜誌。這就是香港第一份的兒童文學雜誌《新兒童》半月刊。曾昭森教授任社長,黃慶雲任主編。 在《新兒童》這個平台上,黃慶雲全力以赴,又結識了眾多文化名人,邀請他們成為《新兒童》的大作者。黃慶雲約許地山教授等名人給《新兒童》寫稿。許地山筆名落花生,他當時任香港大學中文系教授、系主任。黃慶雲每次去約稿,他都很爽快答應。去許教授家拿稿子的時候,黃慶雲看見許教授跟他的孩子講故事,也湊在一起聽。後來黃慶雲跟許地山一家人都很熟了,但是許地山先生因為太勞碌了,所以不到40歲就去世。去世之前他還答應了寫稿在《新兒童》上發表。另外,散文家、畫家、文學家、美術家與音樂教育家豐子愷也是很支持《新兒童》,豐子愷的女兒都是《新兒童》的讀者。豐子愷還寫了一篇文章,就說每期《新兒童》出版,他都跟女兒搶著看。她女兒叫豐一吟,近年就是辦了一個豐子愷獎,有一年豐一吟也到香港來頒獎了,豐一吟也已經81歲了。黃慶雲90多歲,一個老讀者與一個老編輯在一起,就很有意思。 當年,《新兒童》不僅在省港,在南洋也有發行,也遠銷美國、加拿大。因為曾昭森和黃慶雲本著開放的教育理念,《新兒童》一改以前的「灌輸」教育,實踐了杜威的「啓發」思想。中國的教育家陶行知、胡適都是杜威的學生。《新兒童》雖然是在戰火中倉促創辦,有很多不足,但是提倡認識兒童本身價值,培養他們的創造性,就是一種對社會、對兒童的幫助和啓發。 兒童文學評論家、作家張錦貽(左)、黃俊康(右)、看望黃慶雲 問:在抗戰期間,黃慶雲寫了抗戰兒童文學,後來也寫了中國大革命時代一對烈士《刑場上的婚禮》等強烈時代色彩的作品,是怎樣的創作軌跡? 周蜜蜜:在抗日戰爭中,兒童文學成為很有力的文化宣傳陣地。受魯迅「救救孩子」思想影響,黃慶雲不但做《新兒童》主編,也搞了一個抗日的兒童劇作品:《中國小主人》和《國慶日》。最近香港商務書館出版了一系列從抗戰到1949年以前的文學作品,包括小說卷、散文卷、評論卷、兒童文學卷。還有戲劇劇本,黃慶雲一些作品也入選。文學在歷史上面都是有它的特殊的作用。 黃慶雲與很多文藝女青年一樣,純潔而充滿激情,她崇拜和熱愛為理想鬥的革命家,我父親周鋼鳴就是這樣的人。黃慶雲林1944年在香港認識周鋼鳴。他也是一個文學青年,周鋼鳴後來成了黃慶雲擎愛一生的丈夫。周鋼鳴16歲的時候 ,受到當代國民革命的大潮流影響,離開窮鄉僻壤,參加軍隊北伐。其後他讀了不少文學作品,迷上了文學寫作,於是棄武從文,在上海參加中國文聯和左聯。日軍侵華,才二十六歲的周鋼鳴寫了《救亡進行曲》, 讓抗日軍民唱遍神州大地。當革命導師魯迅逝世時,他寫了長詩《哀悼魯迅先生》 ,成為盛大的魯迅殯禮的進行曲。他的《怎樣寫報告文學》一書,廣受青年讀者喜愛,在延安還被選入抗日大學的寫作教材。香港當時是抗戰大後方,最近在香港看過一個電影「明月幾時有」,是許鞍華領演拍的關於當時茅盾在香港的時候,因為日軍侵佔香港來,就要把這些文化人從香港就轉移到內地。電影就是反映這段歷史。當時周鋼鳴也是幫助安頓茅等作家在香港的落腳的,他在彌敦道找了一個房子,把茅盾他們安頓下來。然後,他也跟著他們轉移到國地內了。 1949年10月1日,新中國成立,黃慶雲和周鋼鳴從香港回到廣州。後來結婚,先後誕下我們四姊弟。周鋼鳴歷任廣西文聯主席,廣東作協副主席,省文化局局長等職務。期間,黃慶雲跟隨丈夫調動,邊教書邊寫作,創作了不少時代色彩作品。 四,問:黃慶雲學貫中西,文學藝術寬廣遼闊,尤在兒童文學創作和文學編輯領域傾注心血,並深耕細作。她著譯的童話、小說、兒童故事、兒歌等各種文本逾500種。黃慶云作品有什創作特色,包括寫作心態、題材選擇、敘事視角、語言藝術、審美價值? …

Read More »

Russia, Central Asia and Eastern Europe on One Belt One Road – An Interview with Dr. Wang Xiaoquan, Secretary-General of Chinese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 Belt & Road Research Center

王曉泉,法學博士,現任中國社會科學院「一帶一路」研究中心秘書長、中國俄羅斯東歐中亞學會執行秘書長、中信改革發展研究基金會青年學會秘書長、《經濟導刊》副總編輯,曾任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歐亞社會發展研究所所長助理。

Read More »

One Belt One Road : Achievements, Difficulties and Opportunities – An Interview with Dr. Thomas Chan Man-hung, Director of Chu Hai College of Higher Education One Belt One Road Research Institute

陳文鴻,珠海學院一帶一路研究所所長。現任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經貿政策諮詢委員會委員、江蘇省政府經濟顧問及哈爾濱市政協委員、綜合開發研究院(中國‧深圳)第八屆理事會理事及深圳市馬洪經濟研究發展基金會名譽理事。

Read More »

Classics Are Not Static – Q&A Session with Renowned Writer Han Shaogong

香港書展每年的「名作家講座系列」都深受讀者歡迎。7月20日,中國文化院執行董事、中國文化院(香港)有限公司吳建芳總經理主持了著名作家韓少功的專題講座「文學經典的形成與閱讀」。雙方互動默契,現場提問踴躍,韓先生精彩回答。問答過程記錄下來,成為一篇生動的訪問記,現摘要如下:

Read More »

The Culture of Dunhuang can fufill Social Functions – An Interview with Dr. Zhao Shengliang, Deputy Director of the Dunhuang Academy

敦煌研究院副院長趙聲良博士,長期從事和敦煌有關的研究、保護工作。2017年5月,「敦煌韻致──饒宗頤教授之敦煌學術藝術展」於香港文化博物館開幕,趙博士應邀出席,並擔任活動講座的主講嘉賓。本刊把握這個難得機會,專訪了趙博士,聽取他對敦煌研究、保護、培養人才等方面的經驗分享和見解。

Read More »

Reading Classical Chinese Literature in the 21st Century – An Interview with American Sinologist, Professor Stephen Owen

宇文所安教授借用《繫辭傳》中的「變而通」表達了他對中國文化傳統的理解。他認為傳統只有在變化中才能得到保存,建議學者對已有的知識系統保持反省精神。他指出當前的中國古典文學研究正處於可以提出大量創見的時期,而創新的關鍵是發展出對文言更細致的理解,關注文本語言的微妙差異,並且注意在研究中運用歷史主義的方法⋯⋯

Read More »

Li Boting: From Philosophy to Literature─ An Interview with French Sinology, Professor Stéphane Feuillas

費颺(Stephane Feuillas)教授 費颺(Stephane Feuillas),法國漢學家,1963 年生。1996年在朱利安(Francois Jullien)指導下獲巴黎第七大學(Universite Paris 7-Denis Diderot)博士學位,論文題目是〈回歸天道:張載《正蒙》中的自然與道德〉(Rejoindre le Ciel:nature et morale dans le Zhengmeng de Zhang Zai (1020-1078))。此後留校,歴任講師、助理教授、副教授、教授。 費颺教授著作等身,出版有《東坡賦》(Un Ermite reclus dans l’alcool et autres rhapsodies de Su Dongpo, …

Read More »

Meng Fei: Splendorous Words from a Spotless Soul: An Interview with Professor Yuan Xingpei

袁行霈教授 袁行霈,1936年生,江蘇武進人。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國學研究院院長。中央文史研究館館長。1957年畢業於北京大學中文系,留校任教至今,1984年晉升教授,1986年取得博士生導師資格。1982年4月至1983年3月任日本東京大學外國人教師; 1992年7月至1993年9月以及1998年任新加坡國立大學客座教授;1997年9月至12月為美國哈佛大學哈佛燕京學社訪問研究學者; 2004年9月至11月任香港城市大學客座教授; 2005年9月開始兼任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教授。主要著作有《中國詩歌藝術研究》 丶 《中國文言小説書目》 (合著) 丶 《中國文學概論》 丶 《中國詩學通論》 (合著) 丶 《陶淵明研究》 丶 《中國文學史》 (四卷本,主編) 丶 《當代學者自選文庫‧袁行霈卷》 、 《清思錄》 丶 《陶淵明集箋注》 丶 《陶淵明影像》 、 《唐詩風神及其他》 丶 《學問的氣象》 …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