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ing News
Home » 新闻中心 » 不同地区学者在「和平文化研讨会」上共话和平

不同地区学者在「和平文化研讨会」上共话和平

由中国文化院主办的「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系列活动:和平文化论坛、图片展与音乐会2015年12月7日在香港城市大学举行。来自两岸三地及海外超过七百名学术界、文化界、商业界、传媒界知名人士以及学生代表参与了是次活动。来自香港、南京、台湾、德国、哈蕯克斯坦、日本的历史学家、哲学家等学者,在主题为和平文化,天下大同的「和平文化研讨会」上从不同角度反思二战历史,共谋维护世界和平策略。

1(由左至右)南京大学历史学系院长张生,哈萨克斯坦汉学家克拉拉院士,台湾国史馆吕芳上馆长,香港中文大学中国文化讲座李欧梵教授,德国慕尼黑大学哲学系君特•策勒教授,东方财经杂志社杨彦春副总编辑,日本东京大学综合文化研究科村田雄二郎教授

这次研讨会举办的宗旨,力求超越国界和意识形态,多角度讨论如何共同以史为鉴、面向未来的课题,寻求天下大同的路径。所以,大会邀请的学者代表具有代表性:从中国主战场到台湾、到香港,到两个挑战国日本、德国,以及前苏联。他们是:香港中文大学中国文化讲座李欧梵教授、南京大学历史学系张生院长、台湾国史馆吕芳上馆长、哈萨克斯坦自然科学院克拉拉•哈菲佐娃•萨伊苏尔丹诺夫娜院士、德国慕尼黑大学哲学系君特•策勒教授、日本东京大学综合文化研究科村田雄二郎教授。各学者的演讲摘要如下:

1香港中文大學中國文化講座李歐梵教授香港中文大学中国文化讲座李欧梵教授

李欧梵教授:战争与回忆:从文学和文化角度探讨八年抗战

李教授从大量非官方的资料中选取几个文本,特别是小说、电影和个人回忆,来探讨这些来自民间的文本与国共两党“大叙述”的不同之处,并借用西方对于第一次和第二次大战的各种有关回忆和纪念的理论资料,作为比较参考。最后还解读其父李永刚先生在抗战时期所写的日记,作为“一手材料",来分析一个典型的流亡知识份子的心路历程。同时,他提出中国作家的大部分著作都只从军事和政治角度来叙述这场战争,却少讲述一般老百姓的作品,所以他呼吁这方面应该有更多传承。

1哈薩克斯坦自然科學院克拉拉•哈菲佐娃•薩伊蘇爾丹諾夫娜院士哈萨克斯坦自然科学院克拉拉•哈菲佐娃•萨伊苏尔丹诺夫娜院士

克拉拉院士: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的哈萨克斯坦

克拉拉院士说,在1941年至1945年的苏联卫国战争中,哈萨克斯坦作为前苏联的一个加盟共和国,为世界反法斯战争取得最后胜利做出了重要贡献。数以百万计的工程师、技工、专家、妇女和儿童从俄罗斯、白俄罗斯、乌克兰、德意志、鞑靼和车臣等疏散到哈萨克斯坦;数百家厂矿企业搬迁到哈国,生产出的军备物资为战争胜利提供坚强的物资保障。这些疏散者为哈萨克斯坦科学文化和社会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为哈国国民经济各产业、自然和社会科学各学科的建立发挥了奠基性作用。她指出,哈萨克斯坦与中国有1700公里的共同边境。自古以来,伟大的丝绸之路便将两国人民联系起来。二战中,哈国更接纳中国大音乐家冼星海。冼星海经常到牧区,根据哈萨克民间音乐创作了大量大型音乐作品,极大鼓舞了哈萨克斯坦人民反抗德国法西斯的意志。

1台灣國史館呂芳上館長台湾国史馆吕芳上馆长

吕芳上馆长:“中国的二战”与“二战的中国”战争结束七十年省思

吕馆长指出,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整整七十年,战争胜负已是历史,但实质上,战争的结果,交战国往往是两败俱伤,所以回忆与纪念战争,最重要的目的是在思考战争付出的代价,记取战争获致的教训。他认为,二战中中国有几层反思:第一,大家原本认为中国必败,最终能取胜,靠的是全员参战;第二,抗战虽然胜了,由于内战的爆发,犹如败了;第三,抗战和内战的关系,中国的近代化之路至少慢了半个世纪。他还指出了抗战遗留未解决的问题。第一,由于日本的统治以及两岸分治,台湾的中国认同面临困扰;第二,战后由于美国转而支持日本,战争责任至今未得到完全清算;第三,南京大屠杀的史实中日存在分歧;第四,两岸都应该以民族的角度看问题,推进史料的共享。

1德國慕尼黑大學哲學系君特•策勒教授德国慕尼黑大学哲学系君特•策勒教授

君特•策勒教授:战争与和平──德国古典哲学思考

君特•策勒教授的演说从战争说到和平,再以德国古典哲学思考深入探讨关于国际法和政治的议题,并特别提到一篇极有影响力的文章,是由伊曼努尔‧康德所撰写的《走向永远的和平》。他提到由1795年起,在自​​然状态之下,个体的人的战争条件以及个体的国家的战争条件之间的类比。最后,他还从国家和国际层面,探讨这种类比在建立一个「公民」社会和建立法治之间的限制。

1南京大學歷史學系張生院長南京大学历史学系张生院长

张生院长:东亚的琉球──冲突之源还是和平之源?

张院长指出,从1874年到1945年,冲绳(冲绳历史上是琉球国的所在地)曾是中日70年前冲突的源头。但从二战结束到如今,又一个70 年过去了,虽然没有战争,但冲绳始终在战争阴云的笼罩之下。从钓鱼岛问题、东海防空识别区和日本防空识别区交叉问题、日本国会解禁集体自卫权等情况来看,其起步令人沮丧。虽然冲绳附近海域、空域,密集地存在着世界上GDP居前三位的国家,但俄罗斯的角色也不能忽视,其爆炸性并不逊于1874年。同时他认为,琉球是亚洲的地中海,是东亚地区和平的关键,中日美三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在此角力,所以问题的解决是难上加难。

1日本東京大學綜合文化研究科村田雄二郎教授日本东京大学综合文化研究科村田雄二郎教授

村田雄二郎教授:超越富国强兵之梦──近现代东亚的四个“战后”

村田雄二郎教授指出,今年正值《马关条约》缔结120周年,《二十一条》100周年,以及抗日战争结束70周年。这期间,东亚各国及地区经历了许多由战争引发的革命、动乱和占领。虽然战争结束了70年,帝国日本的侵略和殖民统治所带来的心理创伤至今尚未痊愈邻国对当今日本政府的严厉目光,也令国民间的和解愈发困难。村田教授说,若从战后的角度来反观日本的近现代史,便会发现战争与民主化实际上紧密地纠缠在一起。每次战争,战时体制都会形成促进战后民主化的社会基础,导致“战后民主”(post-war democracy)制度化。对日本尤为重要的是,除了“战后”之外,“战后民主”同日本的军国化及对外膨胀主义一体推而进之。他还分析了甲午中日战争、日俄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和亚洲太平洋战争(二战)的四种不同“战后”性质,并就战争对各国的内政所引起的巨变,特别针对社会的平等化和政治的民主化,进行初步的理论性概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