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新闻中心 » 本院要闻 » 世界需要东方旋律 — 许嘉璐院长会见中国音乐学院党委书记闫拓时一行

世界需要东方旋律 — 许嘉璐院长会见中国音乐学院党委书记闫拓时一行

12月2日,许院长在中国文化院会见了中国音乐学院党委书记闫拓时、原院长李西安、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张维良一行,就中国音乐发展与弘扬传统文化等展开交流。中国文化院秘书长张武、北师大人宗院常务副院长朱小健陪同会见。

DSC_0293

许嘉璐院长会见中国音乐学院党委书记闫拓时一行

前几日,中国著名笛箫大师张维良教授与中国文化院合作,在国家大剧院成功举办了“箫魂——张维良的笛箫奉献音乐会”,许院长出席观看。关于此次音乐会的效果,李西安院长谈到,传统音乐需要每一代人的创新,才能在新时期焕发生命力。五十年代起,中国的笛箫演奏家希望通过改良笛箫的结构来提升表现力,但效果不佳。张维良教授通过吹奏指法上的探索和创新,成功丰富了笛箫的音域,赋予了民族器乐更广阔的创作和表现空间。许院长指出,古代文人以箫自吹自赏,寄托生平坎坷哀怨之情,表达内容相对有限。张教授超越了传统框架,为当代人奉献出了震撼人心的曲目。现场的音乐中仿佛传来了远古的召唤,描绘出神州大地的苍茫、清脆和宁静,展现着人类在大自然中开辟道路的激越。这次音乐会中的大胆尝试,为中国传统音乐的发展注入了活力。

关于艺术与人文科学之间的关系,许院长指出,艺术是人类发展的重要推动力量。艺术是意象的表达,是超越眼前现实的想象。艺术的创作和欣赏,极大地提升了人的思维。无论是自然科学,还是人文社会领域,人类重大突破的背后都有艺术的身影。艺术自身的发展也离不开科学和人文的支撑。远古时期的歌舞,多是纯粹的娱乐和宣泄,能把人从物质世界拉回精神世界的艺术,才是有灵魂的。没有文化为基础的艺术形态,只是另一种物质。在各类艺术中,音乐最具直达人心的穿透力,是塑造一个民族灵魂的力量。对比新疆维吾尔族和亚美尼亚族的音乐,尽管音乐元素相近,但维吾尔的曲调透着欢快,亚美尼亚族的乐曲中,甚至结婚曲都暗含哀伤。这种差异的背后,源于两个民族不同的历史故事。亚美尼亚族长期受到欺凌,在一战中更是遭遇了种族屠杀。他们的音乐中,表达并延续着这个民族最深刻的情感。中国的先哲则实行“礼乐”之教,借助音乐培育了中华民族传承几千年的伦理道德,也通过文化赋予了音乐持久的生命力。

文化指引着人类前进的方向,不同民族都要处理和思考影响人类发展最重要的四个关系,即身与心、人与人、人与自然、现在和未来。工业革命以来,人与自然的距离越来越远,人与人之间的隔膜也日益加深,种种危机引发了人们对西方“现代性”的反思。上个世纪的音乐界,兴起了以刻意的不和谐音为特点的后现代音乐,剧烈地颠覆着西方古典音乐的传统,反映了后现代主义“把传统撕成碎片”的思潮。但在毁坏传统的狂欢中,他们对未来走向何方流露出深深的迷茫。西方音乐表现的迷茫实质是文化道路的没落。而中华文化最适合于人类的未来,世界需要东方的“旋律”,中国的音乐大有可为。中国不应盲从世界的潮流,但西方的文化“激素”已经深入到了中国社会的“肌体”,二元对立思维造成了艺术界和文化界的隔绝,艺术和文化的发展都感到乏力,需要振作起来。过去的中国文人,不仅深明义理,通常还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中国音乐的发展,要回归到传统文化中汲取营养,才能成为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桥梁,为人类指明一条可持续发展的新路。

DSC_0302-001

许嘉璐院长(中)与闫拓时一行合影

最后,李西安院长表示,从许院长对音乐发展的论述中深受启发。当前不仅要有音乐演出市场的繁荣,更要让音乐深刻地融入主流教育体系,肥沃文化的土壤。张维良教授表示,正如许院长所讲,西方音乐走到今天面临诸多困境,或许只有转向东方才能找到答案。一位法国音乐家谈到中国音乐时,赞叹我们的音乐中没有一丝迷茫,蕴藏着无限的想象空间。这次与许院长交流获益匪浅,希望能有更多机会讨教学习。并希望和中国文化院深入合作,共同开展中国传统乐器的当代创新,深入探索中西方音乐的交流融合,推动中国音乐走向世界,用音乐向当代世界展现中华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