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ing News
Home » 新闻中心 » 本院要闻 » “一带一路”本质是要改霸权主义确立的世界秩序 — 许院长接受央视等采访

“一带一路”本质是要改霸权主义确立的世界秩序 — 许院长接受央视等采访

IMG_8997

今年5月6日,许嘉璐院长出席“第三届茶文化高峰论坛”期间,在宁波接受央视四套、新华网、人民网、中新社、中国青年报、宁波电视台等多家媒体联合采访,就如何弘扬茶文化、促进茶文化走出去、如何借鉴台湾茶产业发展模式、茶产业发展与供给侧改革、日本茶道文化与中国茶道关系等问题,回答了记者的提问。

望中国茶成为风靡世界第二大饮料

许院长指出,中国文化的载体很多,为什么选择茶文化和中医文化?因为中医和茶是最全面、最系统、最具体、最切身的体现中华文化的载体。以茶为例,茶是天地人共同创造的佳品。从种茶、采茶、炒茶,到煮茶、敬茶、品茶,每一个环节都蕴含着中华文化之精髓。茶叶的生长环境和加工过程极其讲究,任何因素都将影响茶最终的品级和味道,体现了中国哲学天人合一的宇宙观、世界观;而茶道重视礼仪和氛围,体现了中国文化中人我和谐、互敬互助的价值观;由品茶而思茶来之不易,升起对天地万物和劳动者的敬畏感恩之心,体现了中国人对人与人关系的理解,因为谁也离不开谁,所以要以和为贵,视人如己。中国文化院为什么提出“一体两翼”的发展战略?因为如果只从学术理论上解释中国儒释道文化,外国人很难理解,从喝茶上体会则方便易行。有了切身体会再去讲道理,自然容易信服,中医也是一样。更何况喝茶又有其实际功用,解渴、好喝、健康、养生,这么多优点好处,更应该向世界推广普及,让中国独有的茶文化惠及人类,让中国茶成为风靡世界的第二大饮料。

IMG_9071

茶文化走出去路还很长

为什么重视茶文化与“一带一路”的结合?一方面,“一带一路”为茶文化和中华文化走出去提供了绝好的机会;另一方面,“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超过三分之二都是新兴国家,都是受旧的世界秩序压迫剥削的国家,他们更需要一个能够平等合作、互惠共赢的世界新秩序,茶文化正体现了这样的文化理念和价值观念。中国的“一带一路”建设绝不能打着发展和支持原住民的旗号拿走巨额利润,破坏别人的生存环境。 “一带一路”的本质是要改变二百多年来由霸权主义确立的世界既定秩序,建立一种全新的、合作共赢的国际关系。 “一带一路”和茶文化的关系必须以此为基础,为前提。要让兄弟国家了解中国的理念,传播中国茶文化是非常好的选择和途径。建设“一带一路”让全世界40%的人经济发展起来,从喝生水到喝茶,既身心健康,又了解了中国文化,进而成为朋友、知己,建立了互信就可以连手反对霸权、强权。相反,我们不去推广,别人就会去推广。在非洲很偏僻的部落里都有可口可乐的广告牌,小孩子都以喝上一瓶可乐为荣。

当然,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茶文化走出去还有很长的路。首先大家应该团结,规模化经营,发展行业协会,制定行业标准;第二,要讲诚信、讲质量。不要想一夜暴富,财富要慢慢积累。另外,还要注重创新经营。台湾也曾面临和我们一样的问题,有很多值得借鉴的经验。创新、诚信和不求超额的利润,都是我们要向台湾同胞学习的。

茶的推广大致可分为三层。

第一,宫廷、贵族,或者社会显贵阶层。可以针对国外的宫廷贵族、国会议员等,推荐最高端的茶品。有些茶的品种的确稀有,例如金骏眉,生产成本极高,普通百姓无法负担,可以专供高端人群,他们又会对中下阶层产生很大的影响和带动作用。

第二是知识分子、中产阶级。

第三是老百姓。可以喝田园茶,也很好。不管什么档次的茶,都要保证精心制作、货真价实。只有这样,茶产业才能健康持续发展。

IMG_9011

中国茶文化体现 “和而不同 ”

在回答怎么看待日本茶道与中国茶道的关系时,许院长说,日本茶道来自中国,继承宋代茶道。中国茶道分支众多,各具特色。既有长江流域的茶,也有西南少数民族的茶;既有草原的茶,也有八闽大地的茶。中国茶文化也是五光十色,各美其美,美美与共,体现中国文化的“和而不同”。可惜由于近代中国遭受战乱动荡,到改革开放初期已经完全没有茶道,连前门大碗茶都消失了。日本茶道保持了宋代茶道的传统,但是缺乏更新和创造。只有传统而无创造的东西是没有生命力的,只有创造放弃传统也是没有生命力的,这是辩证的关系。中国茶道是喝茶的礼仪,体现人与人的相互尊敬,能够让人沉静下来,返璞归真,礼貌谦让;中国茶道是文化的激励和熏陶,能够很好地净化社会风气,提高人的素质。

关于茶产业供给侧改革问题,许院长指出,中央借土地流转法鼓励组成家庭农庄,变一家一户单独经营为规模经营。一方面可以提高茶的生产效率、提高抗灾能力、统一质量标准、促进茶产业专业化规模化发展;另一方面可以将农民从土地中解放出来,从事其他劳动提高总体收入。老百姓是根本,农民辛苦一年,全家上阵,最后收益不如采购销售一天所赚,这就没有吸引力。现在的利润往往都产生于流转过程中,如何制定政策,降低流通成本,保护茶农利益,是政府和行业协会需要努力解决的问题,这涉及到整个社会结构和社会秩序的稳定。茶的潜在需求是巨大的。茶的产能相对过剩是一时现象,因为享受的人还不够多。现在有的农村,可能很多村里人一年也未必喝过一次茶。随着经济增长,人民生活水平提高,茶的需求必然水涨船高。另外,现在茶叶出口是弱项,如果做好中国茶面向世界的推广,出口肯定成倍增长。

IMG_9180

工匠精神为中华民族固有

谈到工匠精神,许院长指出,中国手工业水平自古领先世界,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本来就是我们中华民族的精神,工匠精神的缺失并不是民族性格问题,而是管理体制、竞争机制、市场环境等因素造成的结果。工匠精神背后需要一个良性竞争环境。一味地压缩工期,压低价格,把工人的工匠精神消磨殆尽。我们国家失去了太多时间,底子太薄,因此社会大环境要求我们求多求快,却忽视了质量,忘了慢工出细活的古训。这些现象的出现,包括产品粗制滥造、过度包装等,是社会浮躁、浮夸、浮华、浮肿的产物,这“四浮”是中国在经历长期积贫积弱后,经济爆发式增长产生的副作用,需要慢慢扭转。

文字:本站编辑 王巍

                                摄影:本站编辑 余振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