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中华国学 » 莫云汉︰〈古典文学中的广东话用语及其变调与变音的问题〉

莫云汉︰〈古典文学中的广东话用语及其变调与变音的问题〉

莫云汉

香港珠海学院中国文学系教授

一. 引言

中国幅员广大,方言繁多,有将中国方言分为:北方官话、西南官话、下江官话、吴语、赣客家话、闽语、粤语及湘语之八大区者(见李方桂说)。亦有分为:北方官话、西南官话、下江官话、粤、赣客、闽南、闽北、吴、湘,共九大方言区者(见赵元任说),或有七大方言区与十大方言区之说,不一而足。但无论如何,粤语总不能缺一席位。广东远处南陬,得沾中原文化之溉为最迟,然因其地理与历史关系,保存中原文化亦最深最久、最坚持,语言即其一端也。

先秦时代,各诸侯国之言语声音不同,为方便交往,得用雅言。 《论语‧述而》:「子所雅言,诗书执礼,皆雅言也。」又《左传‧襄公二十五年》载孔子曰:「言之无文,行而不远。」 《论语》之「雅言」、《左传》之「文」,大抵为一种高雅之言文,通行于政治文化重心之中原,甚至见于经史诸子等典籍,人皆得以声会心通,无有隔阂。

《广东通志‧舆地略》:「自汉末建安至于东晋永嘉之际,中国之人避地者多入岭表,子孙往往家焉。其流风遗韵,衣冠习艺,薰陶渐染。故习渐变,而俗庶几中州。[1]故张籍〈永嘉行〉云:「北人避胡多在南,南人至今能晋语。」而《新五代史‧南汉世家》又载:「是时,天下已乱,中朝士人以岭外最远,可以避地,多游焉。唐世名臣谪死南方者,往往有子孙,或当时仕宦遭乱不得还者,皆客岭表。[2]

原人士南迁,其习俗风尚,语言声音,亦随而南播,昔日之「雅言」,便在广东流行,而且千百年来,犹保存不变。

今日粤语常用之饮、食、行、企、睇、晏、褪、颈、翼、畀、俾、系、得闲、自在、多谢、无端、皆因、终须、几日、几时、几多、几何、卒之、姑勿论、于是乎、到其时、殊不知等词,皆见于古典诗文,而反少用(甚或不用)于普通话。可见广东人之言语,多为中原遗韵,保存颇多古音古义,故以广东话之音义阅读古典诗文,更易领悟。

兹就古典文学中,随便举出几个广东话之字词,以明广东话其来有自,且保存古音古义,而以广东话朗读古诗文,除为谐叶之外,更容易悟明其意而收事半功倍之效。

 (圖片來自網絡)

二. 古典文学中的广东话用语举隅

裹蒸

《云孙随笔》有一则载录:

  • 《南齐书‧明帝纪》谓太官进御食,有「裹蒸」。帝曰:「我食此不尽,可四片破之,余充晚食。」余初不详裹蒸为何物。及至粤北,见食店价目表中有裹蒸一品,索而食之,则系以荷叶裹糯米成长方形蒸熟者。乃悟《南齐书‧ 明帝纪》所谓裹蒸,应即是物,裹而蒸之,故名裹蒸。粤中方音,多保存古音,其方言亦多保存古义,裹而蒸之即其一例也。[3]

《云孙随笔》一书,陶元珍(1908-1980)着,陶氏生于山东济南,祖籍四川,曾就读武汉大学、北京大学,先后任教中山大学、浙江大学、及台湾大学。其公子陶世龙有云:「先父曾在(抗战时)迁到广东坪石管埠的中山大学任教,与当地人接触频繁,发现居民言谈中确实『多保存古音,其方言亦多保存古义』」。按「裹蒸」一词,粤人无不识知,但陶氏睹《南齐书》而不详为何物,待至入粤,乃明其义。此见粤语有助阅读古典文学也。

抵死

粤语「抵死」,有「值得死」、「应该死」之反义,为亲昵之骂语。

  • 王安石〈与微之同赋梅花〉∶「向人自有无言意。倾国天教抵死香。」 (格外)
  • 赵长卿〈谒金门〉∶「把酒东皋日暮。抵死留春春去。」 (竭力)
  • 杨万里〈梅花盛开〉∶「春被梅花抵死催。今年春向去年回。」 (急急)
  • 吴伟业〈圆圆曲〉∶「恨杀军书抵死催。苦留后约将人误。」 (急逼)
  • 晏殊〈蝶恋花〉∶「百尺朱楼闲依遍。薄雨浓云。抵死遮人面。」 (总是)
  • 纳兰性德〈蝶恋花〉∶「毕竟春光谁领略。九陌缁尘。抵死遮云壑。」 (总是)

查网上之解释,有将王安石句之抵死,解作「格外」,赵长卿句解作「竭力」,杨万里句解作「急急」,吴伟业句解作「急逼」,晏殊及纳兰句解作「总是」者,实皆意有未惬,如以粤语「抵死」意会之,始更传神。如:

  • 王安石句:梅花之香,竟教倾国,认真抵死。
  • 赵长卿句:本欲春留,春竟不留而去,认真抵死。
  • 杨万里句:梅花盛开,似催促春天到来,认真抵死。
  • 吴伟业句:军书催逼,认真抵死。
  • 晏殊句:薄雨浓云,偏遮人面,认真抵死。
  • 纳兰句:九陌缁尘,偏遮云壑,认真抵死。

若此以粤语之音义解之,的确抵死传神。

齮龁

龚自珍《己亥杂诗》:「一事平生无齮龁,但开风气不为师。」「齮龁」一词,有注曰「牙齿相咬,引申为伤害。[4]」有注曰「咬,可引申为诽谤、中伤。[5]」按此词早见于史籍,《明史‧韩雍传》:「为中官所齮龁,公论皆不平。」《辽史‧耶律曷鲁传》:「我国削弱,齮龁于邻部日久。」而《史记‧田儋列传》:「且秦复得志于天下,则齮龁用事者坟墓矣。」裴骃集解引如淳曰:「齮龁犹齚啮。」张守节正义:「按:秦重得志,非但辱身,坟墓亦发掘矣。」无论解作「伤害」、「诽谤、中伤」、「齚啮」、「发掘」等等,皆未尽其意。其在粤语(音ji2 gat6」),有顶撞、磨擦、妨碍、阻挠、不合作、相抵触等意,以此摩挲上述诗文句,极为传神。

孟浩然〈临洞庭上张丞相〉:「气蒸云梦泽,波岳阳城。」《说文》:「撼,摇也。」《广韵‧感韵》:「胡感切,撼动也。 」此字常用于粤语,如「撼头埋墙」,其音即为「胡感切」,其义即为「撼动也」。话说2011年北京故宫失窃,公安不旋踵即破案,抓了窃匪。故宫为表谢意,赠以锦旗,上有「撼祖国强盛 卫京都泰安」联语。 「撼」字显因与「捍」字谐音(普通话)而误书。初时故宫坚拒认错,后经语言文字的专家力指其错误,故宫始肯低头。一个粤人一听便明的常用字,竟要由语言文字专家辨证一番,始得其旨,诚怪事也。

秦观〈踏莎行〉末二句:「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幸自」有解作「常自」、「本来」、「原本」、「何妨」 、甚至「幸福」者,其实皆非少游本意。 「幸」字应作动词用,解作希望、渴望、希冀。盖少游贬至湖南郴州,翌年又接诏书,转贬广西横州,横州较郴州更遥远更荒僻,故与其动身启程而非回返故乡之楼台,则宁愿闭居困守于他乡之郴地。此末二句借景托寄,谓郴江甚渴望(幸)回绕郴山,不欲离去,谁奈天不从愿,无端流下潇湘。

查「幸」字之有希冀意,可见诸字典。 《辞海》「幸」字第四解,云:「冀也,《汉书‧灌夫传》:『婴乃使昆弟子上书言之,幸得召见。[6]』」《康熙字典》:「…《小尔雅》非分而得曰幸。……又冀也。《礼‧檀弓》:『幸而至于旦。』注:幸,觊也。[7]」而「觊」字条云:「…《说文》:幸也。《广韵》:觊觎,希望也。《左传‧桓二年》:下无觊觎。注:下不冀望于上也。[8]」《辞海》之「觊」字条亦云:「望也,见《小尔雅‧广言》。」「觊觎」条又云:「谓非分之希望也。《左传‧桓二年》:『是以民服事其上,而下无觊觎。[9]』」可见「幸」与「觊」相通,皆希冀也。古人之诗文中,「幸」用作「希冀」意者,不胜枚举,如:

  • 可广问讯,不得便相许。 」(《玉台新咏‧古诗为焦仲卿妻作》)

意是:希望你多方打听,再访求别的女子,而我不能就此答应你。

  • 太后日夜涕泣,大王自改,大王终不觉寤。」(《史记‧韩长孺列传》)

意是:太后日夜哭泣,希望大王自我改正,但大王终不觉寤。

  • 十月戊子,田乞请诸大夫曰:『常之母有鱼菽之祭,来会饮。』」(《史记‧齐太公世家》)

意是:田常之母(即田乞之妻),设菲薄的鱼菽之祭,希望各位前来同饮。

  • 夜宿驿亭愁不睡,来相就盖征衣。」(韩愈〈宿神龟招李二十八冯十七〉诗)

「幸来」亦是希望前来之意。

  • 侯翁女嫁,若能令翁许我,请进百金为妪谢。」(韩愈〈试大理评事王君墓志铭〉)

意是:侯翁的女儿希望嫁人,如果你(妪)能使侯翁答应我娶其女,我就用百金给你作谢礼。

  • 不意吾子自京师来蛮夷间,乃见取。……有取乎?抑其无取乎?吾子幸观焉择焉。」(柳宗元〈答韦中立论师道书〉)

意是:没想到你远从京城来到永州此蛮荒之地,就是希望取法于我。 ……是否有可取与不可取处,还希望你看过之后加以选择。

凡此诸例,幸字皆为希冀、极想、极欲之意。

「幸」之为「极想」「极欲」意,今存于广东人口语中,如极想婚嫁,则云幸嫁,极欲金钱,则云幸钱等等,其「欲」之程度,有更甚于希望、希冀,所谓「幸嫁幸到发烧」,「幸钱幸到发癫」之类。然今人皆误作「恨」字,说成恨嫁、恨钱。大抵此盖懒音所致。

所谓懒音,是说话时因快速或省力,而将一字之声韵,或「移梁作柱」(发n声者读成发l声,如「男naam4女neoi5」读成「蓝laam4吕leoi5」),或「偷工减料」(如收ng韵尾者读成收n韵尾),「幸hang6」之读成「恨han6」,即为偷工减料之例也。[10]

  • 杜荀鹤〈自遣〉:「百年身后一丘土。贫富高低几多。
  • 水浒传.第六十九回:「我这行院人家坑陷了千千万万的人,岂他一个?

  • 杜甫〈不离西阁二首〉:「不知西阁意,肯别定留人?
  • 魏庆之《诗人玉屑.雄健句》:老杜云:「『不知西阁意,肯别定留人。』肯别邪?定留人邪?山谷尤爱其深远闲雅。[11]
  • 杜甫〈第五弟丰独在江左,近三四载寂无消息,觅使寄此二首〉﹕「闻汝依山寺,杭州定越州?」
  • 敖陶孙〈上郑参政四十韵〉﹕「余日知安在,南村定北村?
  • 杨万里〈中秋前两日别刘彦纯彭仲庄〉:「要得长随二三友,不知由我定由天?

争」字在粤语有相差、计较、在乎之意。 「定」字有抑或、究竟之反问意,(《诗人玉屑》便将「肯别留人」释为「肯别邪?留人邪?」定字后用一邪字,以明其为「抑或」之反问语气。) 故以粤语读「贫富高低几多」,「岂他一个」,「肯别留人」,「南村北村」等句,即明其义。

三. 几个广东话用语在古典诗文中音义的商榷及变调与变音问题

字有一音多义,亦有一义多音,或同一个字,读音不同而义亦随而不同者,诸如此类,不一而足。以下举几个字,稍为商榷其音义的问题。

古诗十九首:「行行行行」,「重」之一字,《康熙字典》有引《唐韵》音为「柱用切」,《集韵》《韵会》「储用切」 ,再引《博雅》䆁其义:「重,再也。」《广韵》:「更为也。」

「重」字在此句,解作再或更,即行行再行行、行行又行行,故读去声「柱用切」,如「仲」音,此在粤人当会其意。叶嘉莹教授则云:

  • 那个时候的五言诗不讲平仄,所以古诗十九首第一首,「行行重行行」,「行」是第二声,「行行」两个字,「重」还是第二声,后面还是「行行」,「行行重行行」五个字,是平平平平平,没有平仄的格律。[12]

叶教授以普通话之第二声注其读音,谓为平声,此于义实有不当者,其或不谙粤语故也。如宋‧徐铉〈赠维扬故人〉:「一事无成空放逐。故人相见重凄凉。」清‧李含章夫人〈慰两儿下第〉:「得失由来露电如。老人为尔重踟蹰。」粤语读之,倍觉传神,且读仄声,始为合律。愚意李后主〈玉楼春〉:「鳯箫吹断水云间。重按霓裳歌遍彻。」王沂孙〈齐天乐〉:「乍咽凉柯,还移暗叶,重把离愁深诉。」白居易〈母别子〉:「新人新人听我语。洛阳无限红楼女。但愿将军重立功。更有新人胜于汝。」三处之「重」字,亦应读作去声也。

无为

古诗十九首之四:

  • 今日良宴会。欢乐难具陈。 ……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飙尘。何不策高足。先据要路津。无为守穷贱。轗轲长苦辛。

《中国古诗词鉴赏》网将「无为守穷贱」句之声调,作「平平仄平仄」[13]

即「为」字作平声,而王国维则视此为「淫鄙之尤」,亦以「无为」皆平声,解作「不要守穷贱」也。

查王勃〈送杜少府之任蜀川〉:「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喻守真《唐诗三百首详析》亦标注「无为」二字作「平平」。窃意此二字作平声读之,实有失原意,而应读作「无为」(为,去声),乃一平一仄之声调。

张玉谷《古诗十九首赏析》谓此(十九首之四)诗:「闻豪华之曲而自嘲贫贱。」刘履《古诗十九首旨意》:「……得时行道之愿,人人所同,今乃未获申其志意,则人生寄世,如飙风飞尘,几何而不至息灭耶。故又设为反辞以寓愤激之情焉。」张琦:「后六语反言之而意益明。」钟惺:「欢宴未毕,忽作热中语,不平之甚。」姚鼐:「此似劝实讽,所谓谬悠其词也。[14]」按末六句意谓:「人生短暂,何不及时攀高取重,享受功名富贵,无为(去声)长守贫贱,轗轲辛苦。」如「无为(去声)」二字,以广东话之音义读之解之,自得其相反语气,则所谓「自嘲贫贱」、「设为反辞」、「反言之而意益明」、「不平之甚」、「似劝实讽」「谬悠其词」等之意即全出,而王国维或以「无为」皆平声,解作「不要守穷贱」,此未悟粤语音义,故误诋之为「淫鄙之尤」。而王勃诗亦应解作:在歧路分手之时,作儿女沾巾之态,实无为(去声)也。如此始惬意。

《庄子.知北游》中有「无为谓」其人者:

  • 知北游于玄水之上,登隐弅之丘,而适遭无为谓焉。知谓无为谓曰:「予欲有问乎若:何思何虑则知道?何处何服则安道?何从何道则得道?」三问而无为谓不答也。非不答,不知答也。 ……知不得问,反于帝宫,见黄帝而问焉。 ……知谓黄帝曰:「吾问无为谓,无为谓不应我,非不应我,不知应我也。吾问狂屈,狂屈中欲告我而不我告,非不我告,中欲告而忘之也。今予问乎若,若知之,奚故不近?」黄帝曰:「彼其真是也,以其不知也。此其似之也,以其忘之也。予与若终不近也,以其知之也。[15]

《庄子.知北游》中之「无为谓」者,意乃无为(去声)说,即粤语「讲多无为」也。

明.高启《寓感诗》之十:「所以国武子,杀身由尽言。妙哉无为谓,默默道斯存。」(国佐,?-前573年,春秋齐国人,谥号武,故称国武子。) 亦用庄子语,谓默默不言,讲多无为,其妙多有也。而「为」读去声,则与「谓」同音,两个同音不同形之字连读,此见庄子巧于玩弄文字也。

杜甫〈北征〉:「都人望翠华。佳气金阙。」又其〈咏怀古迹〉:「独留青冢黄昏。」李商隐〈登乐游原〉:「晚意不适。」唐.无名氏:「等是有家归未得。杜鹃休耳边啼。」苏轼〈水调歌头〉:「何事长向别时圆。」张炎〈壶中天〉:「须信平生无梦到。都向而今游历。」屈大均〈莱圃杂咏.其六〉:「生憎小凤凰,向我花上食。」《水浒传》:「向那御屏风背后,转出一大臣。」诸作中之「向」字,有「在」之意,粤语读作「响」,乃「向」之阴上声。

纳兰性德〈虞美人.秋夕信步〉「红笺壁字模糊。忆共灯前呵手为伊书。」有译作:「信笺上的字也模糊掉了,一切的过往是否全都只是我凭空想像?还记得那夜共处灯前我正暖手,为你写上情话[16]」将「向壁」误做向壁虚构(凭空想像),此或不知粤语「向」(阴上声)之音义,纳兰之句意,乃谓「从前在壁上所题之笺字,今日已模糊不清。」李白〈草书歌行〉:「起来向壁不停手。一行数字大如斗。恍恍如闻神鬼惊。时时只见龙蛇走。」「向壁」,亦是「在壁上」之意。

粤语将「向」读作「响」,是为变调,此由阴去声变调作阴上声。按阴上之声,其音较清、较高、较响、较亮,容易入耳。故对酒之对、消夜之、左近之、折现之、女婿之婿、彩鳯之、楼盘之、花园之、新闻之、钓鱼之、猪肠之、日头之、汤丸之等,或阳去、或阴去、或阳平而变阴上声。又如姓氏之黄、王、陈、余、陶、梅、唐、梁、冯、杨、凌、钱、徐、彭、黎等,于口语时便由阳平声变阴上声。更有由阳平变调为阴平,其音更宏更亮者,如长毛之、乌蝇之、猪栏之、精灵之、伯爷之、乞儿之、眼蒙之等。至如狼戾,更两字皆变调为阴平与阴上。若此,使听者较易入耳也。

(变调为乜,阴入声)

  • 唐‧赵璘《因话录‧谐戏附》:「玄宗问黄幡绰:『是儿得人怜?』对曰:『自家儿得人怜。』
  • 唐‧段成式《酉阳杂俎》:「座上一妓,献杯整发,未尝见手,众怪之。有客被酒,戏曰:『六指乎?』乃强牵视。

粤人在提问时多用「乜」字,此「乜」字或即「勿」字(通作「物」,何物也),说话时由阳入声变为阴入声,亦是提高声调以便入耳也。变调之外,尚有变音。所谓时有古今,地有南北,故读音有随时随地而变者。

  •   《楚辞.天问》:「焉有石林,何兽能言?焉有虬龙,负熊以游?……鲮鱼何所?鬿堆焉处?

焉,《广韵》:「于干切」,阴平声,音嫣,何也。 《楚辞.天问》全篇几为问话,故句多以「焉」字始,以作疑问之词。又如:

  • 《诗经.卫风.伯兮》:「焉得谖草,言树之背。
  • 《论语》:子曰:「吾未见刚者。」或对曰:「申枨。」子曰:「枨也欲,焉得刚?」
  • 《孟子》:景春曰:「公孙衍、张仪,岂不诚大丈夫哉?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熄。」孟子曰:「是焉得为大丈夫乎。……」

再如「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不经一番寒彻骨,焉得梅花扑鼻香?」等语,皆以「焉」字为疑问词。而此「焉」字在粤语变音为「边」,故楚辞之「鬿堆焉处」即「鬿堆边处」,诗经之「焉得谖草」即「边得谖草」,「焉得梅花扑鼻香」即「边得梅花扑鼻香」。则知粤人用「边」字作问语,其来有自,亦甚古雅也。而钱大昕谓「古无轻唇音」,则「焉」字或可能在上古读作重唇音之「边」,亦未可料,粤语则保存至今而已。

(变音为点,作疑问词,犹言何为,干什么)

  • 《南齐书.王敬则传》:「公儿死已尽,公持许底作?
  • 〈子夜四时歌˙秧歌〉:「寒衣尚未了,郎唤侬底为?
  • 杜甫〈可惜〉:「花飞有底急?老去愿春迟。
  • 杨万里〈和吴伯承提宫孟冬风雨〉:「觅句许奇险,有底恼肝肾?

诸词意乃如粤语之「点作?」「点为?」「点急?」「点恼?」

(变音为D)

(变调为乜)

杜甫〈解闷〉之七:「陶冶性灵存物?新诗改罢自长吟。」杜荀鹤〈钓叟〉诗:「渠将底物为香饵?一度抬竿一箇鱼。」苏轼〈赠葛苇〉诗:「消遣百年须底物?故应怜我不归耕。

底,何也。底物,何物也。赵翼《陔余丛考.底》:「江南俗语,问何物曰底物,何事曰底事。唐以来已入诗词中。」将底物读作D乜,粤人听之,实不用注解,而即会心微笑。又杜荀鹤诗之「渠」即「渠」也,亦为粤语,故「渠将底物为香饵」?读成「渠将D乜为香饵」?便极之传神。

四. 结语

秦汉以来,中原屡遭北方外族入侵,每入侵一次,语言风俗文化即受影响一次。而广东远处五岭(越城岭、都庞岭、萌渚岭、骑田岭、大庾岭) 之南,有其地理等种种因素,故各方面多能保存旧貌,不被沾染。冯炳奎云:

  • 中原变,而岭南不变。中原染,而岭南不染。中原走的是萎靡窒息的路,而岭南走的是严肃刚健的路。中原走错了路,而岭南为之改正。[17]

冯氏言「中原走的是萎靡窒息的路,而岭南走的是严肃刚健的路」,是耶非耶,在其《中国文化与岭南文化》书中有详细论述,兹不赘引。而所言之「中原走错了路,而岭南为之改正,」则可于语言一端见之。盖广东话保存甚多古典文学中之用语及古音古义,以之诵读古诗文,尤易声入心通,心领神会,得其准确之含意。

新会陈献章白沙先生为岭学之宗,平生澹泊,虽两次赴京,终以奉母卒养告归,返白沙乡碧玉楼读书讲学。岭学之重读书讲学而不屑考据,盖白沙影响也。白沙弟子李大崖诗:「他年得遂投闲计,只对青山不著书。」莫笑老慵无著述,真儒不是郑康成。」此以学问乃在完成人格,使俯仰无愧,可以与天地自然契合,故学问就在方寸之间,不在纸堆之上。黄节《岭学源流》云:「著书考据之风盛,则讲学之事遂微,讲学之事变,而名节道德不可复问。」岭学重读书讲学,或可作「岭南走的是严肃刚健的路」之注脚。

讲学之事,在于传经讲书,宋.叶适《台州教授高君墓志铭》:「博士撰解训一二通,据案抗声读,诸生俯首听,谓之讲书。[18]从「据案抗声读」一语,可见讲学讲书,需有一种声调,依字行腔,以味文中之味,而得作者之意。

屈大均《广东新语》载粤人唱曲时,「唱一句或延半刻,曼节长声,自回自复,不肯一往而尽。[19] 广东话音调变化特多,读书时无论是「据案抗声」,抑或「曼节长声,自回自复」,皆契合自然,无施不可。由此可见吟诵乃上接岭学「讲学」之旨乎?

屈大均《广东新语》(图片来自网络)

[1]《广东通志》卷九十二舆地略 p1780 中华丛书编审委员会印行(无出版日期)

[2]《新五代史》p.810 北京中华书局1974年12月

[3]http://wlcexp.blog.hexun.com/72356927_d.html網頁

[4]万尊嶷《龚自珍己亥杂诗注》上册p.153 香港中华书局1978年1月

[5]郭延礼《龚自珍诗选》p.178 山东齐鲁书社1981年7月

[6]《辞海》最新增订本,上册p.1634 台湾中华书局 1980年3月

[7]《康熙字典》p.269 中华书局1958年1月

[8]《康熙字典》p.1064

[9]《辞海》最新增订本,下冊p.4034

[10] 参看拙著〈秦观「郴江幸自绕郴山」句疏解—— 兼论诗词中之广东话〉《第四届汉学与东亚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P.497-P.513 珠海学院中国文学系出版2013年10月

[11] 《诗人玉屑》P.37台湾商务印书馆 1974年11月

[12]〈一脉诗心:叶嘉莹谈古典诗词〉,见http://book.sohu.com/20141225/n407279835.shtml網頁

[13]http://www.wjszx.com.cn/moweishouqiongjians-s.html 網頁

[14]皆见隋树森《古诗十九首集释》转引,香港中华书局,1975年2月

[15] 见黄锦鋐《新译庄子读本》p.292,台湾三民书局,2008年6月

[16] 見https://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uestion?qid=1012032504425網頁

[17] 冯炳奎《中国文化与岭南文化》p.83台湾中兴大学法商学院出版 1962年

[18] http://baike.baidu.com/item/%E4%BF%AF%E9%A6%96網頁引

[19] 屈大均《广东新语》p.358 中华书局香港分局1975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