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中医与茶 » 中华茶文化 » 茶萃天地,碗藏宇宙 — 专访澳门中华茶道会罗庆江会长

茶萃天地,碗藏宇宙 — 专访澳门中华茶道会罗庆江会长

罗庆江 — 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荣誉理事、宁波东亚茶文化研究中心荣誉研究员、河北省茶文化学会专家顾问、澳门中华茶道会会长、澳门春雨坊茶文化研习中心总监、茶席设计活动的先行者。获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颁授2009年度文化功绩奖状以嘉许其对澳门茶文化的贡献、2015年获选为「国际10大杰出贡献茶人」。

优雅精美的宋代茶文化

中国茶文化源远流长,一片茶叶,在不同时代皆散发着氤氲茶香。 「宋代文化十分辉煌,可以说达到了文化鼎盛时期。大家都知道陶瓷、清明上河图,可以看到宋代的文化十分繁荣鼎盛。他们的审美观进入了一个优雅、简洁的年代。」每个朝代都有其文化特色及审美观,如汉之淳厚质朴,唐之瑰丽雄奇,而之于宋代,罗庆江则以「优雅简洁」视之。钱穆先生曾评道宋代为「积贫积弱」,但综观历史,宋朝在文化、科技、农业、工商业、手工业等诸多方面都达到了中国封建社会的巅峰。 「宋朝的画作是中华文化中的一个很有代表性的特征。宋朝的书法也是相当好,蔡襄、苏轼等人的书法都非常有名。不仅如此,从宋朝出土的文物可以看到,宋代的五大名窑官窑、哥窑、汝窑、钧窑、定窑都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各种文化在宋代都有了很好的发展,那么茶文化到了宋代又有何发展呢?

自唐代陆羽着《茶经》后,茶文化有了系统化的发展。 《茶经》涵盖了茶叶生产的历史、源流、现状、生产技术以及饮茶技艺、茶道原理,可谓是茶文化百科全书。宋代在这个基础上检讨,化繁为简,继续发展。例如茶具从唐代的25件到了宋代只剩下12件。而说到宋代茶文化,就不能不提宋代最具特色的贡茶—龙团凤饼。 「龙团凤饼的制作非常奢华,奢华到什么程度呢?在一个三吋丁方左右的茶饼上刻出龙凤纹的图案,有时还会贴金,制成有金线、金箔的龙凤图案。」罗庆江悠悠介绍宋代独特的龙团凤饼,精巧优雅,一如宋代气象。可惜随着喝茶方式转变,散茶风行,龙团凤饼日渐式微。及后明代朱元璋下诏废除,龙团凤饼便正式停制。而谈到龙团凤饼,便不得不提蔡襄。

龙团凤饼图样(图片来自网络)

「蔡襄是一位茶文化的专家、艺术家,他将龙团凤饼介绍给了皇帝。后来得到了皇帝的指令,在福建北苑里面建了一个贡茶院。这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皇帝贡茶院,在这里制作龙团凤饼供应朝廷。」蔡襄,是中国北宋时期的政治家、书法家和茶学专家,对茶极有研究,着有《茶录》。 《茶录》分上、下篇,上篇论茶,下篇论茶具,对茶的色、香、味,茶具的种类、材质、颜色等均有研究,也为我们揭示了宋代对茶盏的审美观。他在《茶录》中记载︰「茶色白,宜黑盏,建安所造者绀黑,纹如兔毫,其坯微厚,熁之久热难冷,最为要用。出他处者,或薄或色紫,皆不及也。其青白盏,斗试家自不用。」

罗庆江为我们解释︰「由于当时的茶色是白的,所以最好是用黑色的茶盏,而福建做的茶盏颜色会更黑一些,黑中带有青绿色。纹如兔毫,其胚微厚。这个就是宋朝的要求。为什么?因为要『熁之久热难冷』,也就是让这个碗更易保温。那有什么用呢?蔡襄也说了,『最为要用』。其它的碗很薄的或者颜色是紫色的,都不合适。青色、白色的茶碗,懂茶及斗茶的人是不会用的,他们一定只用黑色。另外茶匙也重要的,茶匙要重,击拂有力。以黄金为最佳,银铁次之。当时的茶匙是要用来打茶粉,就类似打鸡蛋这样,到激发茶粉末变成泡沫的作用。」

宋代建盞殘片(圖片由羅慶江提供)

除了蔡襄外,宋徽宗赵佶也同样记载对茶盏的要求。宋徽宗极为喜欢饮茶和点茶。他可以集全国的资源来得到他所需要的茶具,所以对具的要求更高。宋徽宗就有一本书叫《大观茶论》,是历史上唯一一个皇帝写茶的专著。 《大观茶论》︰「盏色贵青黑,玉毫条达者为上,取其焕发茶采色也。底必差深而微宽,底深则茶宜立而易于取乳,宽则运筅旋彻不碍击拂,然须度茶之多少。用盏之大小,盏高茶少则掩蔽茶色,茶多盏小则受汤不尽。盏惟热则茶发立耐久。」

罗庆江解释道︰「『盏色贵青黑,玉毫条达者为上,取其焕发茶采色也』,原来用青黑色的兔毫茶碗,当你击打茶粉时,颜色会特别漂亮。『底必差深而微宽,底深则茶宜立而易于取乳』是指宋朝的茶碗不会像唐朝的那么浅,那么茶的泡沫像蛋糕奶油的泡沫一样,打到可以立起来,大家当时喝的都是这些泡沫,而不是那些水。『宽则运筅旋彻』,底比较宽则磨茶的时候容易一些,如果尖底就不方便操作,打得不好。『然须度茶之多少。用盏之大小,盏高茶少则掩蔽茶色,茶多盏小则受汤不尽』是指一个比例,最重要的是『盏惟热则茶发立耐久』。以前的茶除了用来喝,还要用来比试。宋朝的时候流行斗茶,如何斗呢?便是将茶打成泡沫后拿出来斗,谁的泡沫最持久便赢,而最快露出水痕则输。」

趙孟頫《鬥茶圖》(圖片來自網絡)

「建盏」、「天目碗」之争

宋代流行点茶、斗茶,对茶具的材质、形状、颜色皆格外重视,就着斗茶需要,宋代要求青黑厚重的茶盏,因此诞生了极具特色、精彩灿烂的青黑茶盏—天目碗。天目碗近几年越发受到注视与研究。曾经有学者说,这种茶盏不能叫天目碗,只能叫建盏。建盏和天目碗到底哪一种才是正确的呢?

「建盏产于福建,以前只供皇帝便用,尤其是兔毫盏,最受皇帝喜爱,所以这些建盏是由官窑专门制作的,凡是不合格的,烧错烧坏的,便要将其打烂,不能流落民间。」罗庆江娓娓道来。 「福建这个地方最初不止是烧黑陶的,晚唐的时候是烧青瓷为主,到了宋朝的时候,因着斗茶的需求,才大量烧制黑陶,也在元代以后衰落。这些是如何做出来的呢?首先一定要使用当地含铁量很高的黏土,先拉坯,干了之后再烧坯,之后上釉,这些釉是当地的矿石或者窑里面剩下来的炉灰,干了之后就可以入窑。现在由于环保的关系,这些窑都不允许经营。现在一些合法的窑多数是电窑。所以现代出产的这些,严格来说不能叫建盏,只能叫仿建盏。烧制这些需要大约1330摄氏左右的温度,如果没有合适的窑和柴火,是不可能完成的。很多人之所以失败,是因为无法达到这样的火力。」产自福建建窑,故名建盏。那么天目碗之名又从何而来?

台灣製木葉天目碗(圖片由羅慶江提供)

「在临安附近有一个地方叫天目山。此地久负盛名,韦陀菩萨是在天目山得道成佛的。当时的中国在唐宋期间,达到了文化国力的鼎盛,所以外面的许多人就要到中国来朝圣、学习,日本、韩国等国家都会派出僧人到天台山学佛。日本的和尚要来天台山,要先坐船到宁波登陆,然后再问路。但天台山很远,他们就会问附近有什么,当地人会告诉他们附近有天目山,于是他们就去了天目山。他们在天目山学佛时,也学了一些中国人的生活习惯,尤其是中国佛教徒。于是,他们也将宋代的饮茶的方法和用具都带回了日本,并称这些用具为『我从天目山带回来的碗』,最后就叫它们做『天目碗』了。」

文化交流,让中国的茶道传至日本,也赋予这种精美灿烂的茶盏一个名字—天目碗。 「那么到底建盏和天目,是怎么叫的呢?有学者说不应该叫天目,因为天目是日本人的叫法。此物是在我国福建的建窑里面出产的,应该叫建盏。但我认为这样的应该叫做天目釉,而在福建建窑中生产出来的叫建盏。当时日本人带这些茶器回国后,说这些是从天目山带回来的,叫天目碗。就等于我们讲普洱茶一样,普洱这个地方是卖茶叶的集散地,我们以前是讲『去普洱买茶』,讲着讲着后来就成了『去买普洱茶』。但大家不要忘记,四川、湖南、广东甚至泰国都有一模一样的茶和茶饼。同样的道理,我们现在说的天目釉,是指的一种形式的,用这样的方法烧出来、有这类图案和纹路的碗,泛称为天目釉。而天目釉中在福建建窑中生产出来的那些,叫做天目釉中的极品—建盏。」对于天目碗与建盏的争论,罗庆江以普洱茶为例,说出自己的看法。当时其实并非只有福建出产天目碗,例如江西的吉州窑也有曾出产过不同种类的天目碗,因此建盏一名不足以代表这种茶盏。所以罗庆江觉得以宋代那种形式、方法烧出来、有这类图案和纹路的茶盏,可泛称为天目釉,使用天目釉烧成的便是天目碗。而当中只有福建建窑生产的,才是建盏。

内藏宇宙的天目釉

但不论这种茶盏叫何名字,也无法影响它焕发千年的光彩。每个天目碗的背后,都凝聚了制作者的心血,因此每一个都散发出独特的魅力。 「天目碗就像人一样,每个人有不同的指纹,天目碗也没有任何两只是相同的。虽然它们的材料是完全一样的,只不过是在同一窑里的不同位置烧制成的。因为窑中的温度稍有变化,刹那间就会产生不同的化学反应。而天目碗上面的花纹并非画上去的,是烧出来便如此,便更难控制。烧成油滴后降温,便会形成结晶,这时炉忽然再升温,再降温,就会产生分离的现象,因为在烧到某个温度时,里面的分子材料突然间产生了一种无法融合的现象,在这个时候忽然喷出来,在喷出来的瞬间,又冷却、融合了,便会形成这种图案。如果在烧成油滴的时候,忽然间升温,又马上降温,就会出现一种很像薄膜和耀眼太阳光反射的那种七彩光线,这种现象叫做曜变。」罗庆江为我们讲解了天目碗的花纹的产生过程。虽不曾亲眼窑变的过程,但罗庆江栩栩如生的描述,仿佛让我们看见了一块陶泥在窑里慢慢成形,再迸发出无限力量,在碗上点上七彩斑斓的光芒,挥散不去,最后成为出窑万彩的天目碗。

台灣製現代天目—金油油滴盞(圖片由羅慶江提供)

然而,或许谁也不曾想到,除了碗上的花纹,小小天目碗当中更蕴藏着巨大的宇宙。一次偶然的机会,罗庆江拿起了一些建盏残片,仔细端详研究。先是以放大镜来看,依然觉得不过瘾,于是他突发奇想,便找了个显微镜来看,结果却发现了天目碗中的宇宙。 「不看不知道,一看很兴奋!」谈到这个发现,罗庆江依旧难掩饰心中的激动,拿出了一张照片,兴趣地为我们介绍︰「你们看这只残片,看起来就一般般的兔毫,黑灰色的,没什么特别,但是在五、六十倍甚至一百倍左右的显微镜下,我却看到了很多种颜色。这才发现原来每一块碎片,虽然釉几乎是一样的,但里面的结构却都不一样,也没有人知道这是一种什么化学变化。」

 

100倍顯微鏡下的宋代建盞殘片(圖片由羅慶江提供)

100倍顯微鏡下的宋代柿天目殘片(圖片由羅慶江提供)

那么这种变化只有天目釉才有呢? 「我找了一个普通的花瓶放大看一下,却什么都看不到。而高温烧成的中国瓷器也一样什么都看不到。再看一个台湾的瓷器,表面上有彩色的变化,可以看到里面有一些结质,但表面上的釉产生了一种耀斑,光线直射就有,但很灰浅。钧瓷号称『入窑一色,出窑万彩』,同样用显微镜放大约100倍来看,却只可以看到很多雾状的气泡。而澳门以电窑烧的高温瓷,放大看是有花的,但除了花,却也没有更多深层次的内容了。所以高温瓷产生的结晶,是不会有那种结果的。我们又拿日本做的仿建盏做对比,同样也是表面上有些姿色,但没有深层次的了。」罗庆江拿了几种的瓷器做比较,却发现只要天目碗里拥有这样奇妙的变化与深层次的光彩。 「想不到中国瓷器竟然可以用显微镜来看,这些结构看得人停不下来,生怕自己错过什么精彩部分。这一切美好图案的产生只在一瞬间,这一瞬间是控制不了的天意。」看着照片呈现的颜色,宛如银河中的一片片星云,也是天赐予人间的礼物。

 

100倍顯微鏡下的現代金油油滴天目(圖片由羅慶江提供)

100倍顯微鏡下的台灣製現代金油油滴天目(圖片由羅慶江提供)

专心致志的匠人精神

小小的天目碗,仿佛代表了整个宋代的茶文化—优雅、简洁、精美,背后承载是一种精神,一种专心致志,一丝不扣工匠精神。奈何随着时代更迭,文化变迁,龙团凤饼、斗茶、点茶、天目碗都渐渐息微。这是值得婉惜,同时值得我们去思考。 「天目是值得看的,但宋代辉煌的茶文化如何恢复?我们如何在中华文化的历史长河中找到这种工匠精神?他们最初做出来的都是偶然,但坚持了下来,才造就了天目碗的精彩。」从事茶工作二十多年,罗庆江经常会思考这个问题,如何在现今世代能够传承传统茶文化,去芜存菁,将其发展得更好。

「我在日本的时候很喜欢去茶馆饮茶。有一次,我在京都的一间茶室饮茶,看了一下里面的相片和画,我发现原来那间茶室竟然有八百年历史。八百年前它是在一条河边,现在它是在一座城市里。外部的变化并没有影响他八百年都坚持做一件事,日本人已经将天目看做是一种神圣的东西。如果你去参观过日本茶馆,你会看到日本人都是恭恭敬敬地拿着碗过来,你喝完后如果不把碗放下,慢慢欣赏的话,他们还会跟你讲解这只碗的历史,他们是如何得到这只碗的?有什么长处?你不能把碗拿的太高,必须只能轻微离开榻榻米去欣赏。日本人并不是来中国拿了一只吃饭的碗回去就觉得好好,他们是确实得了解到了我们中国文化的精深博大,并崇拜之。」罗庆江在日本中找到这种精神,也带给我们很深的启示。如果我们一代一代地坚持下去,一定能做出更好的事。在观赏这些陶瓷器的同时,我们不应单单去欣赏,更应该去思考、去传承、去发扬。

「宋朝时的制茶技术已经失传,现在我们的土壤、空气、水都有变化,甚至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污染。现在的茶树长出来已经不是宋代的那个样子;我们的建窑天目碗也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制作出来,它们已经成为了历史。我们如果不珍惜,一切都将成为历史;只有我们珍惜,现在的一切才能长留给下一代。希望大家都能珍惜这些茶碗!」

有人说过,茶荟萃天地之精华。在茶中,罗庆江寻找到安定,也寻找到快乐。与茶同行廿载,他对每一片茶叶、每一个茶盏,每一件茶具都有深厚的感情。因此他多年来致力推广茶文化,开茶会、办教学、设讲堂,以不同方法、从不同角度介绍精彩的茶文化。在罗庆江身上,我们仿佛看到这种坚持、一丝不苟的匠人精神、茶人精神。也正因着罗庆江对茶道的坚持与热爱,我们才能看到隐藏在天目碗中的宇宙。